寒烟

2017-09-14 18:14
1969年生。1980年末开始习诗。著有诗集《截面与回声》(2003)、《月亮向西》(2012)。星空下你抑制不住地抬头从星空浩瀚的词典查找自己的出处一颗星突然明亮得像一颗钉子将你垂直地钉在那儿就这样被命名,被点亮在最晦暗的时刻就这样被逐向无垠的旷野像一个乞丐那样,用被唾弃的手掌捡拾星光撒落的点点面包碎屑投进心里的每一缕星光都会如期长成一块磐石——你曾经怎样仰望就将怎样匍匐伤口如果我有一个伤口那肯定是世界从我这儿拿走了什么那年冬天,我带着半颗心走向大海不是去寻找另外半颗只想碎得更彻底,像一个末路狂徒因此,大海的闪光才被我看成一万把斧头的锋芒一个伤口里有挥霍不完的黑夜每个黑夜都是被眺望固定的尽头大海泛滥我全身的血气让我安静,让我着迷——只有这更大的伤口才能把我安慰只有这儿才有为伤口保鲜的盐秋天的地址我要去暮年的山坡上等你我们已近得无法再近两颗心几乎要透过薄薄的肉身相互搂抱在一起你那颗被虚无劫持过的心啊深眼窝像寺庙里的一对空碗静静地吸附我的激烈我终于明白飘临大地的落叶为何都有被岁月说服的安静表情而那棵举起诀别之手的枞树注定要高出众树高过自身——虚无,就这样来到我的唇上>>牛后点评寒烟这组诗坚持了她多年向内挖掘的风格,更加讲究技巧,追求严谨的形式,使诗的语言更富有张力,内容更加丰盈。她的诗因而坚实、细腻,是生命的呐喊和燃烧,同时显示了与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不妥协的姿态。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