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人,请帮帮这位老乡!

2017-09-14 17:34
■本报记者周春明托尔斯泰说过:幸福的家庭总是相似,不幸福的家庭却有各自的不幸。一次失足跌落,让大箕铺镇凤凰村的邹连大及他的家庭的命运就此改变。目前,邹连大仍在离家乡千里之外的东莞与死神做着艰苦的斗争。失足从二楼掉落后昏迷抢救十天仍未脱险“弟弟已经昏迷半个多月了。为了救他,我们兄妹几个东拼西凑、加上老板给的钱,已经花出去10多万了。面对接下来每天4000多元的治疗费用,我们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电话里,邹连大的哥哥邹胜利有些哽咽地对记者说道。今年38岁的邹连大从17岁开始便外出打工,目前在东莞为一位来自湖南的许姓老板跑电气元器件方面的销售业务。8月26日晚,在出租房里睡觉的他半夜起来上厕所。由于不小心,邹连大失足从二楼掉落,造成全身十余处骨折、肺部炸裂、脑部严重震荡。随后,他被送至东莞长安医院救治。但由于未能遏制伤情,他又被转送至东莞康华医院。负责抢救的医生说,如果晚送十分钟他可能就没有呼吸了。在重症监护室里经过10多天紧张抢救,目前邹连大尚未脱离危险,只能靠呼吸机和输液来维持生命。家人孩子盼其早日苏醒后续治疗存在缺口据了解,邹连大在家里排行老三,上面有一个哥哥和姐姐,下面还有一个弟弟。他的家庭一直很贫困,母亲在1999年就去世了,现在只有一个患肺结核且腿部受伤的老父亲在老家,靠给人看厂门维持基本生活。由于家境困难,邹连大初中毕业就出去打工,在外漂泊二十多年。2008年的时候,爱人也与他离婚,10岁的儿子目前正在东莞读小学,他终日辛苦工作只能满足家用。“家里的顶梁柱不能倒下去,孩子不能失去父亲这片天。”现在家人都含泪盼望着他早点醒来、早日康复,。“我姐工资2000元,姐夫长期处于失业状态,家里也很困难;大哥到处打零工支撑自己四口之家;我大学毕业后因为买了房子,也基本没什么存款。我们兄妹几个把自己仅有的钱都拿出来,还向亲戚借了一些。目前哥哥人是醒了,但是意识是否能恢复医生都不敢肯定。下一步的治疗费用,医生说估计还要20万元。”邹连大的弟弟邹圣璇这样告诉记者。亲爱的读者朋友们,这样一个汉子不能就此倒下,他有幼小的孩子需要被照顾、有年迈的父亲等待赡养、有爱他的家人们等待着他苏醒。作为家乡人,如果您愿意帮一把这位老乡,请您与本报或伤者家属联系,本报联系方式:0714-8724666(石女士);伤者家属联系方式:13872079604(邹先生)。
收藏